阿胶膳食故事 | 阿胶荔枝粥与金陵名媛马湘兰

一碗清爽阿胶荔枝粥,消散了暑热,饱满了灵魂,令品尝者不由自主地想起来金陵的她。她爱了一个人一辈子,终身未嫁,默默地守护着这份感情,和爱人遥遥相望,像一株静静开放的兰花,悄悄绽放着幽香,沉醉于一尘不染的夜晚。月华亲吻着她的面颊,那是她的最爱,仿佛唾手可得,却又遥不可及、远在天边。那是属于她的梦啊,她情愿陶醉于氤氲的梦境中,不再醒来。

她是马湘兰,明代女诗人、女画家。据《秦淮广记》载,她名守贞,字湘兰,小字玄儿,又字月娇;因在家中排行第四,人称“四娘”。她秉性灵秀,能诗善画,尤擅画兰竹,故有“湘兰”的美誉,恰似那绽放在秦淮河畔,旷达豪爽、才情无双的清雅幽兰,在浊世淤泥中保持自己的高洁。

马湘兰没有倾国倾城的貌,虽“姿首如常人”,但“神情开涤,濯濯如春柳早莺,吐辞流盼,巧伺人意”,谈古论今、博学多才,因而倍受名流雅士赏识。她的兰花画得极好,因此成为王公贵族争先收藏、追捧的对象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连续三次为湘兰画的《马湘兰画兰长卷》题词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马湘兰的兰花画册。日本东京的博物馆里一幅“墨兰图”被日本人奉为珍品。

湘兰的名气越来越大,多少名流公子慕名而来。她用攒下的钱买了一栋小楼,起名“幽兰馆”,闹中取静,倒也符合她的性格。她的住所外边就是热闹繁华的玩月桥,每天都有许多才子聚集在这里吟诗作对,只为能得到美女的关注见她一面,可她不为所动,她已经有了心上人,他就是长洲秀才王稚登,那一年,湘兰24岁。

王稚登仍然经常进出“幽兰馆”,与湘兰煮酒欢谈,相携赏兰,十分惬意。

一日,王公子乘兴向湘兰求画,美女莞尔一笑,当即画了一幅一叶兰,这是湘兰最拿手的,也是她独创的一种画兰法。她深情地望着心上人,在画上题了一首七言绝句:

一叶幽兰一箭花,孤单谁惜在天涯?

自从写入银笺里,不怕风寒雨又斜。

后来王稚登定居苏州,痴情的湘兰便经常过去小住,像久别的恋人那样,他们之间依然充满了激情,也许这就是“距离产生美”吧。在那段美好的日子里,热暑时令,王稚常常从市集为马湘兰买来新鲜荔枝熬成清爽的粥,后来,马湘兰曾经施恩的小商贩路过苏州,已成为大商贾,为报恩便将滋补上品阿胶赠与马湘兰,在每次和王稚熬得荔枝粥里都会烊化一小块阿胶,一碗醇香清爽的阿胶荔枝粥,令马湘兰面容越发通透,气质如兰,与王稚之间的感情也愈发浓厚。

两个人相依相伴30多年,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?除了才色相吸、侠义互尚,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书画、戏曲等艺术领域的共同爱好,让王稚登和马湘兰成为一生的知己。

那一年,王稚登七十大寿,湘兰租了一条船,带着一众姐妹前去祝贺。觥筹交错间,湘兰高歌一曲,为爱人献上最后一首歌,歌声款款深情,忧伤中带着遗憾,无奈中透着爱恋,在场的宾客无不动容,王稚登听罢老泪纵横,这个爱了他一生的女人,他有愧呀!

苏州之行,了却了湘兰的夙愿,却因旅途劳累,回来不久即身染重病。她明白大限已到,强打精神沐浴更衣。“幽兰馆”内含幽吐芳的兰花,陪她度过了一生的岁月。她端坐花丛之中,带着那份未了的情缘,安详地闭上了双眼,享年57岁。

阿胶荔枝粥



(图片仅供参考)

【原料】百年堂阿胶10克、荔枝、白糖、大米适量。

【做法】将荔枝去壳取肉,阿胶打成粉末,与大米同放锅中,加清水适量煮粥,待熟时调入白糖,再煮一两分钟即成,每日1剂。